生逢燦爛的日子良心劇沒有看懂結局編劇表達的有很多

影音娛樂2019-12-05 09:31:19
0

《生逢燦爛的日子》是部良心劇,但是大結局卻被罵作“爛尾”,其實那是你們沒有看懂編劇想表達的意思,這部劇本身就是個年代懷舊的這么一個題材,是關于北京七八十年代的故事,所以別名《北京人在北京》,得那個年代過來的人,看著才有意思,沒有那個年代經歷的人,帶入不進那個情景,只會考慮情景之外的東西。

“老三扮演者果靖霖這個四十歲大叔怎么演意氣風發的大學生呢?”“張嘉譯飾演的老二,三十歲和四十歲怎么一個樣?”等等這些問題,個人認為呢?老三扮演者果靖霖是本片的編劇,他本人也是個演員,由他出演他自己寫的年代故事,才能表現出他想要表達的;另外張嘉譯三十歲和四十歲,因為本劇的年代時間跨度比較大,所以頻繁換演員可能會跳失觀眾,但在化妝上還是有細微的變化的,比如白頭發,皺紋這些導演都有考慮。

有人詬病結局爛尾?那是你沒有看懂,少年帶你過一遍

 

 

“咱這的孩子可以不學英語,但他得知道跟大人說話得用您,不能說你;咱這的孩子可以不學鋼琴,但他得聽出喜鵲是怎么叫的,布谷鳥是怎么叫的;咱這的孩子可以不學電腦,但他的看到這春夏秋冬四季的變化;咱這的孩子可以不上記憶訓練班,但他得知道這種子幾月份種下去,幾月份長出苗兒,幾月份開花結果。在這的孩子,能夠看到蚯蚓是怎么爬的,小鳥是怎么在樹上搭窩的,蜜蜂呢怎么采蜜,咱這孩子可以在山坡上盡情的奔跑,在小河邊放聲歌唱,他能數著星星進入夢鄉……”

這臺詞是經過琢磨的,現在的孩子沒大沒小,跟長輩說話直呼其名,你你你這么指指點點的;現在的孩子被剝奪起碼的童趣,有些東西它不能丟失,他得了解自然,了解生活,現在你問問你的孩子知道蚯蚓是怎么爬的?小鳥是怎么搭窩?種子什么時候發芽,這里并不是說讓你成為農業學者,這里說得是認識和發現的樂趣,而不是被各種補習班所充斥著。

老二的結局是建立了自己的“理想國”有了運輸公司,妻子小薇去世,最后和初戀二小姐在一起

 

 

兩次入獄的社會大馬,歸來已經是“佛系大哥”了,海一天嫣然已經處于修煉期了

 

 

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北京的舊城區改造,有些東西已經淹沒~,從小長大的地方沒了,老三從廢墟上撿起一顆孩童時候玩的彈珠,轉身走了

 

 

老大姜武呢就不用說了,在草原上開了個旅游點,有自己的妻子和兒子。

“IT時代的降臨,讓我們遠離了書寫的快樂”

90后也許有過給筆友寫信的經歷,現在的00后完全的遠離了書信交往

 

 

“既然冬天已經來臨,春天還會遠嗎?”

徐潔兒飾演的葉琪,最后也看開,從“小三”中脫離

 

 

我一直以為這部劇的主角是張嘉譯,才發現,這部劇前半部分建立情景,后半故事以老三的成長為故事線來走的,老三的結局,靠自己的智謀來懲罰了黃總和他兒子小鵬,黃總不甘心于是向法院起訴老三,老三在法院門口,畫外音朗誦了海子的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最后有個少年問您:老三最后在法院門口望著那個從胡同廢墟撿的彈珠的寓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