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關稅”大棒在中國這不靈光

新聞中心2019-10-10 23:02:42
0

隨著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中國表達了毫不退讓的堅定信念,也采取強硬的反擊措施。事實證明,特朗普的“關稅”大棒在中國這不靈光,隨著中國5月份公布最新的貿易數據,特朗普的對華打壓措施明顯未到他預想的目的,中國對美出口數據的下降幅度遠遠沒到中國從美國進口下降來的大,而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還在繼續擴大。

面對日益鄰近的美國大選,中美貿易沖突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很可能對特朗普非常不利,為此特朗普放出了與中國談判的信號。他甚至威脅中國說,如果拒絕在本月下旬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期間舉行首腦會談,他將繼續對中國啟動“第四批”加征關稅制裁。

特朗普真實的對中國的態度是什么呢?他對中國的貿易上的制裁手段只是為了獲得談判的籌碼嗎?其實,特朗普早前很多次表達了要遏制中國發展的意愿,他的終級目標是讓中國的發展永遠不能越越美國,中國只能成為美國受益的世界體系的一環,而不是最終的受益者。

特朗普曾明確講:“當我上任時,我們面臨的問題是,中國將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超過我們。但那種情況不會再發生了。”為什么不會再發生了?因為美國正在不遺余力地予以遏制,而且他相信,他能像當年打擊日本一樣,成功地通過貿易戰遏制中國發展勢頭。在遏制中國發展上,特朗普不是第一人,可能也不是最后一人。

2018年,在第一次國情咨文中,特朗普只正面提到中國一次,用了一個分量很重的詞語。特朗普的原話是這樣說的:全球范圍內,我們面臨流氓政權、恐怖組織,還有像中國與俄羅斯那樣挑戰我們利益、經濟和價值觀的對手。這是特朗普第一次用“rivals(對手)”這個詞來形容中俄。特朗普明確了中國的定位是對手,而不是合作伙伴;明確了中國會挑戰美國的利益、經濟和價值觀;明確了中國的威脅在俄羅斯之上,也就是把中國放在了第一位。

特朗普在針對中國5G領軍的企業的打壓上,直接動用了總統特權,宣布國家進入了“緊急狀態"。隨后更是動用國家力量,要求所有盟國不得使用華為的設備,特朗普還稱這是一場“戰爭”。在特朗普的偏執主導下,中美的5G產業之間,正逐漸從合作轉變為對抗。特朗普多次對外表態,要求"美國一定要贏得5G","我們不能允許其他國家在這個未來的強大產業上超越美國"。

德國伯恩大學報告《5G的地緣政治與全球競賽》所指出,5G已經成為中美兩個大國地緣政治斗爭的關鍵焦點。

6月9日,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現身美國佐治亞州的圣經學院,透露了他與特朗普一次通話的詳細內容。

卡特表示,他幾周前曾給特朗普寫過一封信,解釋卡特政府當時是如何嘗試解決與日本經濟摩擦問題的,隨后特朗普給卡特打了電話。

卡特說,“幾周前,我第一次接到了特朗普總統的電話。”“他(特朗普)打電話的主要目的,是想在私人電話中坦白地對我說,中國在許多方面都遠遠超過了美國。不僅是經濟,在其他重要方面也是如此。”

卡特繼續說道,“自從我們實現關系正常化后的幾十年里,美國一直處于持續的戰爭之中,在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也門等許多國家。經濟學家估計,我們在這些戰爭上花費了大約3萬億美元。1949年以來,中國從未向任何國家發動戰爭。你可能會說,這意味著(省下了)3萬億美元,他們的經濟非常發達。中國把錢花在了對人民有利的東西上,我舉兩個例子。中國擁有1.8萬英里長的高速鐵路,我們有多長呢?我們和20年前沒什么兩樣。”

40年前,卡特政府與中國實現外交關系的正常化,如今,卡特已95歲高齡,但他對中國的認識卻比很多年輕人清醒。

去年中國GDP突破90萬億元,改革開放40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整整22.8倍!今天當家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得不面對一個已經非常強大的中國,這就是讓他焦慮的原因。

中國的崛起和發展基本是建立在自己的努力之上的,而美國的發展和霸權主義是分不開的。中國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通過合作的方式共同發展同共受益,美國還想繼續維持美國在世界經濟上的主導地位,包括美元的地位,美國也是目前世界經濟格局的主要受益者。這種理念造成了特朗普很難接受一個強大中國的原因,所以我們一定要有思想準備。我們繼續努力,也會繼續強大,做好自己的事情,不需要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的對中國的態度轉變之上。總有一天,美國不得不面對一個更加強大的中國,一個無法讓他只能平等協商解決矛盾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