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穿插營營長回憶:那些鮮為人知的英雄

新聞中心2019-10-09 23:50:17
0

每當談起抗美援朝戰爭中奇襲白虎團這一經典戰斗時,人們大多能想起京劇《奇襲白虎團》中嚴偉才的原型一級戰斗英雄楊育才,但是許多人并不了解這場驚心動魄戰斗背后的細節與那些鮮為人知的英雄。

只有觸摸歷史經緯里的錚錚鐵骨,穿越時空感受那段清晰的歲月,才能更真實地感懷英雄、懷念英雄。

時任“穿插營”營長的石廣志,后任原第68軍副軍長,2005年病逝于原沈陽軍區陸軍總醫院。病逝前,他回顧了那場終生難忘的戰斗。

金城之戰

以打促和

1951年6月30日,經過中國人民志愿軍5次大規模戰役的沉重打擊和迫于國內的反戰壓力,美國總統杜魯門指使“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將軍通過新聞界向中朝軍隊作出了要求停戰和談的姿態。

1951年7月1日,彭德懷總司令和金日成首相回復了李奇微將軍的聲明,建議雙方于7月10日至15日在三八線的開城地區舉行和談。

從此,朝鮮戰爭結束了大規模的運動戰時期,雙方在三八線上邊打邊談,延續了兩年之久。1953年6月8日,中美雙方終于達成了“關于戰俘遣返問題的協定”,向和平邁進了決定性的一步。但6月18日,南朝鮮的李承晚集團以就地釋放為名,扣壓了朝鮮人民軍2.7萬名戰俘,并狂妄叫囂“單獨干”和“北進”,企圖破壞停戰和談。

1998年石廣志、楊育才在一次聚會中久別重逢。

在此形勢下,中國人民志愿軍為狠狠打擊正面之敵,配合停戰談判,促進和平早日實現,并為達到停戰后我方能控制有利陣地,便于今后長期斗爭的長遠目的,總司令部下達了在1953年7月13日發動金城反擊戰的作戰命令。

當時,守敵是李承晚的王牌軍——一支完全由美國裝備的首都師1團。該團配有機甲團的1個營、4個炮兵營和大量的縱深炮兵和航空兵支援。為了炫耀武力,該團的武器裝備和旗幟上都印著面目猙獰的白色虎頭,所以又名“白虎團”。

為了全殲當面之敵,不使其潰逃,上級命令609團2營在打開的突破口中迅速插入敵后,首先殲滅敵人炮兵群和“白虎團”團部;然后直插北亭嶺、下榛峴、梨實洞和上楓洞地區,堅守陣地阻擊增援之敵,以利于大部隊發起總攻。

作戰命令剛一下達到2營,全營將士頓時熱血沸騰。請戰書、決心書像雪片一樣飛往營部。5連理發員李德明生怕錯過參加突擊隊的機會,連續兩次咬破食指用鮮血寫下了自己的決心書,并對連長說:“如果不批準,下次就把手指頭剁下來寫!”

時任2營營長的石廣志多次召開會議,研究作戰方案。在經過大量的實地偵察和論證后,營部部署了周密的作戰計劃:5連擔任全營的第一尖刀連,插入敵后再由三里南直插上楓洞東南的421.2高地,斷敵退路;4連為營的第二尖刀連,直插二青洞,在607團“化襲班”的配合下,消滅“白虎團”團部和炮兵群,然后一舉攻占下楓洞以南地區,占領400、380一線高地阻擊增援之敵;6連為營的預備隊,在營指揮所后跟進,隨時準備支援4、5連作戰。

石廣志歸國后在南京軍事學院學習時的留影。

穿插奇襲

直搗心臟

1953年7月13日,天空飄著蒙蒙細雨,雨霧籠罩著蒼翠的青山,河水在山谷里緩緩流淌,數聲鳥啼在幽靜的山林中久久回蕩。

就在這片美麗的白楊里溝壑里,潛伏著609團2營的600多名戰士。

天,漸漸地黑了。在泥水中浸泡了一天一夜的戰士,手腳都腫漲了起來,但600多雙眼睛仍緊緊盯著漆黑的夜空,急切地等待著發起進攻的信號。

13日20時55分,我軍陣地上突然萬炮齊鳴,戰斗打響了!隨后,609團擔任撕口子任務的分隊幾下猛沖就突破了敵軍的前沿陣地。

14日零時4分,2營接到出擊命令。這支穿插部隊立即按原先計劃迅猛地向敵縱深插去。

剛沖下山坡,一條寬600到1000米的開闊地便擺在2營面前。根據戰前偵察,敵人在地面下布有雷陣,在地面上拉了三四道鐵絲網,并由幾個火力點封鎖。雖經我軍炮火摧毀,但危險依然存在。此刻,敵軍陣地上的幾個殘余火力點正向我軍瘋狂掃射,敵縱深炮火也一陣接一陣地襲來。如不能迅速通過開闊地,穿插營將隨時會遭受重大傷亡。營長石廣志臨危不亂,立即命令4連分路前進。4連接令后立即排成幾路前進,戰士們挽起褲腳和袖管,用皮肉去觸查地雷,很快就為全營蹚出了一條安全通道。

圖為石廣志獲得的解放獎章

走在4連前面的是指導員王明柱和小戰士向叔君。隊伍剛趟過一條小河,向叔君的鞋子就被粘掉了。上岸沒走幾步,他的右腳掌就被幾根鋒利的鋼刺戳穿了,待他用力拔出時,腳掌頓時血流如注。指導員問他還能不能走,向叔君一咬牙站起來繼續前行。

離開了開闊地,2營迅速接近了415公路,這里有敵人的一個警戒陣地。當靠近敵人時,營長石廣志命令5連9班以突襲方式解決警戒之敵,掩護各分隊插上公路。幾分鐘后,隨著一陣急驟的沖鋒槍掃射聲和手榴彈爆炸聲,9班全殲守敵占領陣地的捷報傳來。

雨,還在不緊不慢地下著。為了迷惑敵人,加快行軍速度,各連戰士反穿雨衣,沿公路兩側跑步急進。經過三南里,5連便轉下公路,按預定方案向梨實洞插去。又前進了2公里,4連便發現迎面開來約一個連的敵軍。起初,敵人并未覺察出是我軍,為避免糾纏,4連故意裝著不知仍舊向前穿插。就在敵我兩個連隊尾相交時,一些敵人起了疑心。這時,4連的小通信員郭志清迅速端起沖鋒槍朝著敵人就是一陣猛掃。與此同時,4連一個排的槍也猛掃了過來,當場殲敵大部,少數殘敵乘著黑夜落荒而逃。

部隊過了勇進橋,便接近了“白虎團”團部駐地二青洞。當營指揮所剛轉上一個山包時,便發現公路上迎面開來幾十輛敵人增援汽車,足有一個營的兵力。“決不能放過他們!”副團長趙仁虎和營長石廣志緊急商量了一下,立即命令營預備隊6連出擊。6連指導員郭樹昌接令后立即帶領3個班沖上去。當接近到距汽車200多米時,郭樹昌立即命令:“7班斷尾,8班斬腰,9班砍頭。”說完后3個班就像3支離弦的箭,迅速搶占了有利地勢。

就在9班班長剛要開火時,郭樹昌忽然一把按住他,他發現了第三輛汽車后跟著一輛坦克,上面還搭著十幾個步兵。“先干掉敵人的坦克!“郭樹昌迅速抓起兩顆反坦克手雷從一側悄悄地抄過去,就在坦克開到離他只有兩米的時候,他不顧手雷片的殺傷,突然躍起,瞅準坦克的履帶和主動輪狠狠砸去。“轟“的一聲巨響,坦克“癱“了。與此同時,3個班幾十支沖鋒槍一起猛掃過去,手榴彈接二連三地在敵群中開花,僅十幾分鐘就殲敵大部。

戰役勝利后,石廣志與通信兵的合影

此時,607團的著名戰斗英雄楊育才帶領的由12個人組成的“化襲班“,已打入了二青洞的“白虎團“指揮部,當場擊斃團長,活捉美軍顧問。,4連則趁勢徹底搗毀了“白虎團“團部。

“化襲班”在14日1時10分發現隊尾有一名偽軍跟隨,原來是敵人誤認為我聯絡員是韓軍的一位長官,便自稱是韓軍1營1連的傳令兵,并供出了當晚韓軍的口令“姑魯木沃巴”(韓語,意“云雹”)。“化襲班”之中有兩名朝鮮族的聯絡員,通過得到的口令,恰到好處地模仿韓軍團部督察隊,順利躲過混過了敵軍崗哨,并抓住機會插到白虎團團部所在地附近。

“化襲班”發現敵駐地前停著30多輛汽車,來往人員混亂,與戰前所獲得的敵情有些不同(戰后才知道是偽機甲團團長率領部分部隊前來支援“白虎團”部的)。“化襲班”迅速變更了部署,第一組殲滅敵人警衛排,保障其他組的襲擊;第二組殲敵炮兵指揮部;第三組負責打“白虎團”部作戰室;第四組負責殲滅混亂之敵,炸毀汽車,并支援第二三組戰斗。

2點43分,第一組向敵警衛排突然開火,頓時殲敵大部,殘敵向南逃竄。該組迅速尾追至下楓洞三叉口附近,搶占有利地形,與增援、潰退之敵激戰6次,給敵重大殺傷,對保障其他各組迅速全殲“白虎團”部之敵起了重要作用。

第二第三組則趁敵人混亂時,向“白虎團”作戰室、炮兵指揮部與逃跑之敵沖擊,第三組以果敢的動作,堵住了作戰室門口。戰士包月祿眼疾手快,迅速投入一枚手榴彈,爆炸后沖入室內。在室內發現相機手表等物品,一名偵察員看見墻上有幾面旗子,靈機一動扯下一面旗子,包上手表和相機才跑出來。

在殲滅敵炮兵指揮部后,“化襲班”對混亂之敵展開猛烈戰斗,一時沒有被打死的敵人向室外跑、企圖逃竄,大部被殲,少數舉手投降。經過十幾分鐘的激烈戰斗,各組均在預定地點會和。打掃戰場時,官兵從屋內床底下和屋外草叢中分別俘虜了全身發抖的敵人事科科長、“白虎團”團長副官、炮兵副營長等偽軍軍官數人。戰斗至3時43分勝利結束。敵“白虎團”團部被我“化襲班”殲滅。

這時楊育才對大家說:“咱們的任務完成了,聽我的,立即撤退,大家都跟上,誰也不許掉隊......”楊育才在列隊最前面,一路小跑,天還不亮,他們就撤回到原居住地607團團部附近的防空洞,13人便躺下睡著了。

就在6連7班炸毀了敵人的增援車隊翻下公路時,他們又遇上了美軍的“三五“榴彈炮兵營一部。幾十個敵人正圍著4門多管火箭炮發射。

班長黃在漁迅速帶領全班向前摸去。在摸到鬼子的陣地邊時,發現四周都被鐵絲網圍著,網上掛滿了地雷和照明雷,只有較遠的地方有一條臭水溝通向網外。這時排長扛著一挺重機槍趕來,在重機槍的掩護下,黃在漁帶著3名戰士悄悄地從水溝中鉆了過去。正當他們一步一步靠近敵人時,重機槍突然出了故障。就在我方火力減弱時,鬼子發現了他們。頓時,幾十支卡賓槍瘋狂地掃射過來,炮手降低炮口向他們發射空爆炸彈。

戰士馬頭保當場犧牲,戰士張樹勤和另一名戰士腿部中彈傷勢嚴重,黃在漁左肩中彈,鮮血直流。但黃在漁仍大呼:“同志們,堅決拿下炮陣地!“張樹勤用左胳膊支地,用右手單臂舉槍向敵人射擊,黃在漁和另一名戰士邊射擊邊向敵人逼近,并狠狠地向敵人扔了幾排手榴彈,敵人開始動搖了。他們趁機又是一陣猛掃,斃敵20余名,奪取了4門美軍當時最新式的多管火箭炮。

14日凌晨2時40分,2營這支穿插大軍終于殲車隊、搗炮群,一路打殺插入敵縱深10幾公里,按時到達了最后的阻擊位置梨實洞和上楓洞公路的三叉路口。

陣地阻擊

異常慘烈

由于連續作戰,部隊傷亡較大。而此時四周的山頭還都在敵人的控制中。如不能立即占領山頭鞏固陣地,天明就會處在敵人的包圍之中。副團長趙仁虎和營長石廣志審時度勢,馬上把4連、6連成一線展開,分別占領了公路左側的400、380及周圍高地,并連夜搶修工事,準備抗擊敵人的反撲。

14日凌晨5時許,天空中正飄著蒙蒙細雨。4連的前方哨探發現了從前線潰逃下來的大股敵軍。為殲滅該敵,4連立即派副排長夏長興帶領13名戰士主動迎擊。戰士張啟端著機槍第一個沖上公路,向潰敵猛掃。突然一顆手榴彈在他身旁爆炸,他的左臂被炸斷,人也昏死過去。劇烈的爆炸聲很快把他震醒,他咬緊牙關站起來單臂夾緊機槍繼續向敵群猛掃。與此同時,敵人約兩個團的兵力在20多輛坦克的掩護下,開始向4、5、6連三個陣地發起了猛烈進攻,但每一次都被擊退。

14日凌晨7時左右,敵人又調來十幾架飛機對山頭陣地狂轟濫炸,凝固汽油彈把山頭燒成一片火海。山下的20多輛坦克再次鼓噪而進,對我軍剛搶修起的工事進行地毯式轟炸。2營背后月峰山和四周高地上的敵人,集中了所有的高射機槍、重機槍和迫擊炮向我方陣地傾泄過來。2營將士跳彈坑,鉆火障,毛發和衣服都被燒焦了,但依然堅守在陣地上。

離職休養后老部下為石廣志將軍慶祝生日聚會。

為了鞏固前沿陣地,營長石廣志和教導員賈萬春分別來到當時戰況吃緊的4、6連陣地。左前方2排陣地只剩下13名傷員,連長陸金鎖和二排長已相繼犧牲。由副排長夏長興帶領的4、5班的13名戰士在與近一個營的敵人決戰后全部陣亡。敵人已攻到半山腰,并修筑工事架起機槍向我軍掃射,成了我軍的“眼中釘“。這時2班戰士黃云成胸前掛著幾個大手雷,吊著負傷的左臂主動上來請戰。在全連火力掩護下,黃云成邊投彈邊掃射,硬是把20多個敵人趕下了山。

敵人不甘心敗退,不一會又糾集了約一個營的兵力,在十幾輛坦克的掩護下分幾路向4連的2、3排陣地發起猛攻。3機班班長鄭玉成在機槍子彈打完后,毅然拉響了爆破筒沖向敵群……獨臂英雄黃云成一會投彈一會舉槍射擊,當把左面的敵人打退時,右面的敵人已蜂擁而至,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黃云成當即拉響了兩顆手雷滾進敵群……

黃昏時,5連陣地上打得也是空前慘烈。在422.2高地上堅守的機槍手打光了全部子彈,并相繼陣亡,最后只剩下身負3處重傷的理發員李德明。在敵人端著刺刀沖上來時,李德明沖上去死死地摟住一個敵人一起滾下山崖。此時,5連的援兵及時趕到,經過浴血奮戰,陣地又轉危為安。

2營插入敵縱深十幾千米,堅守陣地一整天,打退敵人上百次進攻,殲敵1500多名,繳獲各種火炮31門,汽車40多輛,槍支300余支,把前方潰逃的敵人死死地阻在陣地前,為我軍全殲敵人作出了重大貢獻。在戰役結束后,609團二營被授予“一等功臣營“,4連榮立特等功,許多人被評為戰斗英雄。

金城之戰,我軍共殲敵7.8萬余人,打退了敵軍1000多次反攻,有力地配合了正面談判。1953年7月27日,中朝與美方在板門店正式簽署《朝鮮停戰協定》。從此,朝鮮半島迎來了半個世紀的和平。

值此八一建軍節之際,向所有為祖國流血犧牲的革命前輩表示無限追思與哀悼,對所有保家衛國的軍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